尘埃落定,海辰储能创始人吴祖钰竞业限制案结事了

尘埃落定,海辰储能创始人吴祖钰竞业限制案结事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储能严究院 ,作者:王璟,原文标题:《“宁王”的焦虑:左手“竞业”,右手“专利”》

近日,宁德时代与海辰储能的一起竞业限制纠纷案引发业内广泛关注,同时也掀开了行业内卷表象之下波涛汹涌的诉讼暗战。

有消息称,宁德时代提供的证据显示,海辰储能董事长兼法人吴祖钰违反竞业限制协议,并早在今年9月份,仲裁委就裁决吴祖钰向宁德时代支付100万元违约金。

「能源严究院」获悉,该案件早已尘埃落定,双方之间的纠纷最终妥善得到解决,吴祖钰亦已向宁德时代足额支付违约金100万元,海辰的日常生产经营并未受波及。

这一案件中擦枪走火的双方颇具戏剧性,一位是在动力电池和储能领域都有着统摄地位的“宁王”,一位是新晋崛起的“后起之秀”,二者都是储能业界能量不小的实力玩家。

作为成立至今尚不满三年的行业新贵,海辰储能团队规模快速膨胀至6000人,同时行业排名快速蹿升,向TOP 3发起攻坚战,与业界一哥宁德时代的差距不断缩小,双方甚至在不少招标项目中平起平坐、同台竞技。

另一个则是当之无愧的行业巨无霸,成立12年之久,员工超过11万名,根深叶茂。据SNE Research数据,宁德时代2017年至2022年连续6年动力电池装车量全球第一;在储能领域,根据SNE Research数据,宁德时代连续2年保持全球第一。

据Infolink Consulting数据,海辰储能行业名次快速蹿升,其2022年还徘徊在top 5之外的“其他”类目,2023年上半年首次跻身top 5,到了今年前三季度,维持了第五名,大储排名更进一步跃入了第四名,在第一梯队站稳了脚跟。

作为动储电池全球双料冠军,宁德时代的市场份额正在被狂飙突进的后来者蚕食与围猎。Infolink Consulting数据显示,宁德时代在储能领域的市占率已由去年全年的41%滑落至2023 H1的33%。

动力电池方面,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1-9月,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依旧霸榜动力电池装车量排行,市占率分别为42.75%、28.94%。但相比2022年,宁德时代的份额减少近6个百分点,两大巨头之间的差距也正在缩小。

在储能市场万亿蓝海愿景的感召下,宁德时代不少员工纷纷离职创业,竞争对手“挖角”、抢客户的戏码也时有发生。

尤为显眼的是,在资本加持之下,“海辰速度”正在刷新行业格局,估值突破300亿元,上市亦提上日程,瞄准千亿市值,因此也有了业界“小宁王”之称。

来自于储能新星的冲击或许让「宁王」感到焦虑,从而频繁挥舞起竞业限制协议和专利诉讼大棒,以此来震慑「小辈」们。

中国裁判文书网、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庭审公开网资料显示,宁德时代针对新秀如蜂巢能源、中创新航、江苏塔菲尔新能源发起了不下数十起专利及竞业纠纷诉讼。

蜂巢能源曾因“挖人”而被宁德时代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告上法庭,最终以500万元和解。

在2019年针对蜂巢能源离职前员工发起的批量竞业限制纠纷中,宁德时代可谓「稳赚不赔」。

在宁德时代强大的攻势下,多名前员工的个人对抗更显得被动而弱势,至少5人被判巨额赔偿100万元。而裁判文书披露,上述员工在宁德时代获得劳动报酬总额从6万元到43万元不等。

“该来的竞业违约索赔,迟早会来的。”包括海辰团队在内的前员工从宁德时代离职时,或许会预料到这一幕。

据悉,宁德时代要求离职员工签署极其严苛的竞业限制协议,按照职级的不同,竞业限制期限为12个月-24个月不等,同时在离职后,向其发放竞业限制补偿金。

另一家陷入专利战风口浪尖的公司是塔菲尔新能源。该公司为蜂巢能源主要供应商。其与宁德时代的纠葛涉案实用新型专利名称为“防爆装置”。塔菲尔向国家知识产权局请求宣告涉案专利无效,宁德时代的应对则是修改并缩小专利权保护范围。

为了取证侵权事实,2019年11月,宁德时代在福州万国公司汽车专卖店购买了一辆长城欧拉牌纯电动轿车,随后在厦门市鹭江公证处公证员的现场监督之下,对电池包进行了公证拆卸、详细的侵权比对。

据悉,宁德时代为本案不惜血本,花费超过50万元,其中包括北京市竞天公诚律所的律师代理费位30万元,向万国(福州)公司和福建集英新能源支付购车款15.6万元、厦门市鹭江公证处5.6万元公证费。

经过长达近两年的时间跨度,2021年6月,塔菲尔一审被判向宁德时代赔偿超过2200万元。

毫无疑问,专利战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成本和资源,包括支付高昂的法律费用,以及公司内部研发和法务团队的参与。

而在与直接竞争对手、动力电池老三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拉锯战中,宁德时代可谓不依不饶,即便是“锂离子电池发明专利” 、“正极极片及电池”两项专利宣告无效后,依然执著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此审查决定提请行政诉讼。

据初步统计,2021年以来,宁德时代提出了对中创新航的6起诉讼,索赔总额高达6.47亿元。其中已有两起被宣判赔偿宁德时代近4000万元。

与其他赛道相比,动力、储能电池行业的竞业协议、专利战尤为频繁,这与行业产能严重过剩、内卷极其严峻脱不了干系。

有业内人士指出,事实上,近几年来,动力、储能电池在技术创新上并没有石破天惊之举,随着技术趋同,业界玩家更多比拼的是运营效率,即产品性价比,因此专利壁垒成为了企业捍卫城池的一项有利武器。

不难想见,专利战攻防之下,行业格局的排位赛或许还将展现出波澜壮阔的震荡,远未进入终局。

原创文章,作者:陈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ejixun.com/article/600577.html

(0)
陈晨陈晨管理团队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