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秦力洪:自动驾驶卖服务渗透率会更高

若安丶 · 2021-12-21 10:09:35 ·出行

近日,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ET5的意图非常明确,进入到主流中级轿车市场,自动驾驶卖服务渗透率会更高,高端市场还未拼上刺刀。

近日,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ET5的意图非常明确,进入到主流中级轿车市场,自动驾驶卖服务渗透率会更高,高端市场还未拼上刺刀。

ET5 是蔚来在 2021 蔚来日(NIO Day 2021)上发布的中型智能电动轿跑,是蔚来继 EC6、ES6、ES8、ET7 之后发布的第五款车型。秦力洪透露,ET5 在发布完首日预定单数量比较高,超出预期。

谈到这款新车的市场定位,秦力洪表示,ET5 就是对照宝马 3 系和特斯拉 Model 3,主要还是要抢燃油车市场。“电动车品牌之间再内卷市场份额也就百分之十几,而燃油车市场有百分之八九十。在同价位中,ET5 零到百公里加速 4.3 秒、7.1.4 杜比全景声音响系统等都是吊打级的配置,意图非常明确。”

秦力洪认为,目前中国乘用车格局简单,总量变化不大。“把 BBA 改为 NBA 是我们的目的,这是短兵相接的竞争。宝马和奥迪这些传统高端品牌的巨头也在发力,但目前为止,我依然觉得我们跟他们保持着差异化竞争道路,大家还没拼上刺刀。”

对于整体市场的判断,他认为,智能电动汽车是接下来几十年的重要发展方向,整个行业在往智能电动的方向转型。“赛道这么大、周期这么长,所以一定需要长期投入,一切短期投机可能都不太合适。”

秦力洪还表示,汽车行业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行业,是多品牌、长期共存、百花齐放的行业,有新品牌诞生,有老品牌没落,也有被收购,但这个品牌总量会在几十个甚至更多。“有人预测 20 年以后汽车品牌只有 5-10 个,我不同意。”

他进一步提到,在一个非赢者通吃的市场,意味着搞垮别人没有做好自己重要。在赢者通吃的市场里,搞垮别人重要,补贴、烧几百亿把别人烧趴下,自己再搞建设可以的。但非赢者通吃的市场,头部企业正常年代份额也就 10% 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更重要的不是去跟别人比。

对于这个目前正在快速成长的市场来说,自动驾驶作为汽车智能化的重要方向也颇受关注。此次发布的 ET5 搭载了蔚来最新的自动驾驶技术 NAD(NIO Autonomous Driving),基于蔚来超感系统 Aquila 以及超算平台 ADAM 标配 19 项辅助驾驶功。NAD 的完整功能采用“按月开通、按月付费”的服务订阅模式,即 ADaaS(AD as a Service),服务费为每月 680 元,将在完成开发验证后逐步提供服务。

秦力洪向媒体表示,蔚来从辅助驾驶到自动驾驶经过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目前应该都有的辅助驾驶功能,ET5 的 19 项辅助驾驶在交车的时候都有,将来还可以继续迭代。第二个阶段是 NOP Plus,比现有的一代 NOP 表现更强,是增强的领航辅助功能,这个功能目前还没有标配。据了解,NOP 是蔚来的高级辅助驾驶,是把辅助驾驶和导航地图结合进行路线规划的功能。第三个阶段在蔚来技术路线里叫 NAD,也就是蔚来的自动驾驶。

“辅助驾驶和自动驾驶最大的区别,我认为并不在于技术本身,而是在于权属关系,出了事谁负责。”秦力洪表示,辅助驾驶阶段绝大多数问题,主要责任是在驾驶员本身,因为技术是在辅助驾驶。当自动驾驶开启的时候,出了事情兜底的责任在车企。

在安全层面,秦力洪表示,对蔚来来说,辅助驾驶、自动驾驶是超越车型的。ET5 的加速和刹车性能特别强,意味着它在决策以后的控制阶段可能会相对更安全一些。“不管安全策略怎么样,汽车开在路上,事故是一个概率,没有一个汽车平台敢说我的事故率是 0,我们也不敢说,任何人都不敢说。”

谈到此次为何采取按月收费的方式,秦力洪表示,把 NAD 从卖零部件的方式变成卖服务,用户可以根据成熟程度和使用场景自主选择用或不用,可以让用户每个月都有选择一次的权益。这跟辅助驾驶阶段,把辅助驾驶当做配置和零件来卖的一次性买卖性质不同。

据秦力洪透露,蔚来售价 3.9 万的辅助驾驶系统渗透率超过 90%,非常受欢迎。“我相信当把自动驾驶变成服务以后,渗透率会更高,但满租率不一定高,一个用户一年用 6 个月、8 个月,我们也不指望每个人能用到 12 个月。”

此外,此次推出的 ET5 还配备了专属的车用 VR 眼镜,成为数字座舱的重要组成部分。秦力洪表示,蔚来在 2017 年就提到全景数字座舱和第二起居室的概念,所以这是一个长期思考,并不是因为元宇宙概念迸发,蔚来就去蹭热度。

据介绍,ET5 打造的是环抱式剧院效果,加上舒服的坐姿,极佳的音响,合适的灯光,源源不断的电源,可以支撑持 VR 设备的算力分配,眼镜本身就可以提供更好的全景体验,相当于在 6 米开外的地方看 201 寸大屏幕,实际上形成了一个物理场景、局部移动电影院。

秦力洪还特地强调,这次推出的 VR 和 AR 不是自动驾驶辅助装备,而是车载娱乐装备,是车停下来或是开车时其他乘客使用。“这几年很多智能电动汽车的体验停留在屏幕尺寸和数量上,我们觉得最好的体验是如影随形,自己的屏又不占空间,终极解决方案是 VR+AR。”

在用户服务方面,尤其是充电基础设施方面,秦力洪直言,随着用户基数扩大,个别点上出现拥堵、排队,尤其是当故障率碰到高峰时间点,带来用户体验不好这种情况是存在的,但目前压力不是特别大。

他给出的一组数据显示,蔚来目前每天换电站有两万多单,全国 773 个换电站,平均每个换电站服务 30 次,而蔚来二代站的服务能力是每天 312 次,一代站服务能力是每天 170 次,这得益于基础服务设施的超前部署。

这很大程度上也是蔚来毛利率不断提高,但尚未盈利的重要原因之一。蔚来此前发布的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期内调整后净亏损 5.69 亿元,同比收窄 42.9%,环比扩大 69.7%。

据了解,明年蔚来将持续布局充换电服务网络,全国范围内计划拥有超过 1300 座换电站,6000 根超充桩和 10000 根目的地充电桩,并打通丝绸之路、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等超过 30 条目的地充电路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