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胖卖书:微商过后,“播商”已来

鸟鸣山更幽 · 2016-05-30 12:42:59 ·产经

罗振宇倍感焦虑的结果就是,罗振宇决定“不顾一切的拥抱直播”。于是有了上周罗振宇私人藏书直播拍卖这个事件。

罗振宇倍感焦虑的结果就是,罗振宇决定“不顾一切的拥抱直播”。于是有了上周罗振宇私人藏书直播拍卖这个事件。

(罗胖藏书拍卖网络直播)

事后来看,罗振宇这次事先声张的直播卖书效果很好,4000本藏书,包括他人生的第一套书《历代名篇选读》,以及《唐诗别裁集》等卖出不少。一本起拍价为2.5元的《历代名篇选读》以30260元的价格在直播中拍出,其他基本也以10000元至几千元不等的价格拍出。

难道这次老罗仅仅在吃“粉丝经济”的老本吗?图样图森破。

注意关键词:直播、老罗、藏书、溢价率。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件事最大的启发意义在于,一些对商业化有强烈需求的群体嗅到了商机,比如之前混迹于朋友圈、一天恨不得发100条状态霸屏的代购微商们,可能就要随着罗胖的布道,大规模移民到直播平台来了。

诚然,代购微商们难以做到老罗这样的溢价能力,但是通过直播平台的实时互动特性提高产品购买的转化率这件事还是可行的,这比起朋友圈生硬的广告以及可能引起的拉黑,用户体验岂能同日而语?老罗言传身教“直播+拍卖”在前,微商们争先恐后“直播+代购”在后,举一反三,直播+旅游、直播+培训、直播+体育……直播平台的放大效应对每个行业的升级改造充满想象空间。

这让我想起去年与之形成鲜明对比,闹得沸沸扬扬的康夏卖书事件,同样是拍卖藏书,康夏以打包价拍卖自己的1741本藏书,在几天的时间内支付宝累计收到77万的钱款和上千份订单,然而事件的走向却急转直下,网友拿到书后发现有大量重复的书,事后康夏承认自己又购置了6000本书。

回到直播的放大效应这个命题上来:直播能否放大传统行业的商业能力,涉及到两个问题,一个是直播商业化的问题,另一个是“直播+行业”的结合。先说第二个,仍以“直播+电商”为例。

直播最重要、也最区别于点播的特征在于,实时的互动性,互动性越高,意味着交互能力越强,拍卖其实是和直播的特质高度重叠,比如实时性(竞价),强交互(喊价)。若放在传统拍卖平台,比如佳士得拍卖,渠道太窄,你能想象有线下30万人的拍卖会吗?若放在电商平台,比如淘宝拍卖,商业属性过重,趣味何在,感受不到互动也绝不会打出3万多的暴击。只有直播这种形态,门槛低、受众广、实时性、强互动、现场感,能够最大限度还原拍卖的真实流程与用户体验。

罗辑思维卖书只是一次试水,只不过这次直播试水不仅见证了粉丝经济的一贯魅力,更让我们感受到正在兴起的直播平台的放大效应对其他行业的深远影响。网络直播作为新兴崛起的行业形态,它的玩法和潜力远没有被充分挖掘。有理由期待,会有更多有趣的人物,酷炫的玩法,前瞻的模式在直播平台出现。微商过后,“播商”已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