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两点,随着语戏APP及新书《MARV》的正式发布,宣告着网络文学3.0时代——众创文学,正式走上“大众舞台”。
现今我们常常发现走红的影视剧作品很多来自草根阶层。更准确地说,它们的内容更贴近实际生活;没有强大的资金支撑。比如,好评如潮的《夏洛特的烦恼》,还有今年暑假的黑马《大圣归来》。电视剧方面,也有很多是翻拍于网络文学作品。这方面的例子更是数不胜数,穿越剧《步步惊心》、刚刚谢幕的《琅琊榜》、还有正在播映中的《云中歌》等,剧本都是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成。

众创文学的形式在商业社会中会有怎样的价值?
今天下午语戏的发布会上,语戏APP的创始人贾裴军在现场介绍到,诞生于2015年7月27日的语戏,目前已有2万用户,至今已产出500万字,共3千个故事;平均每天有1000人参与写作,且能生产出10万字的内容。这对于正在闹“剧本荒”的影视圈而言无疑是个利好消息。贾裴军说:“语戏将会给影视、动漫、游戏等相关公司输出源源不断的IP。”
而对于今后的盈利模式,贾裴军告诉记者:我们会通过IP输出获取收入。在我们输出的内容中,均会署名参与其中的创作者。为了反哺用户,在一定阶段后,我们会和其分享我们的收入。
据悉,今天在现场发布的第一本全语C戏文集合:《玛维MARV》,收录了44位众创作家的21篇戏文。在此书的封面上,“我们可以看到剧情演绎者的网名”。
主打“二次元”文化的语戏APP为何能受投资人追捧?
“有一天早上,我和薛蛮子约一起吃早餐。他问我,什么是‘IP’?知不知道内容有多么的重要?而在今年年初,我也是刚刚接触语C(语言Cospaly)。经过调研后发现,在这个领域有大量的重度垂直用户。我和薛蛮子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他便给我们投资200万元的天使轮,而后又增加600万元。” 贾裴军在现场说。
语戏APP的投资方之一“娱乐工场”的合伙人刘献民认为,语戏APP是滋生优质IP的一块“沃土”。他坦言,目前国内优质IP匮乏。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终端载体的便捷性,为草根阶层创作文学内容提供了平台。而语戏APP恰好引领了时代潮流,并将在未来有望成为忠实消费者的二次元群体们“圈”在了一起。

超越现实生活的“二次元”文学价值何在?
“我要做超人拯救世界”,“我要成为哈利波特”,“我要制服我的精灵宝贝”这些都是处于“中二”(中学二年级)时代,孩子们的真实想法。而这也正是作为85后、90后的我们,曾经的“中二”生们的真实“幻想”。
A站投资经理以及二次元文化资深研究者胡志涛说:“在今年年初,我们调研发现,中国目前拥有“二次元”用户2.8亿人,其背后的经济价值是毋庸置疑的。随着我们经济生活的不断提高,这个人群会逐渐的拓展。当然,大家会怀疑‘二次元’用户的忠实度。简单地说,就是在他们步入中年后,还会继续追捧‘二次元’文化吗?我们可以看看“二次元”文化的发源地——日本的现状。在日本,我们能发现很多三四十的大叔,还在捧着漫画书;很多人将手机中的动漫人物,作为自己的伴偶。”
编后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所以我们常常热衷于看电影,在虚幻的世界中去完成另一种人生体验。语C的出现,让人们感受到了自己创作“剧本”的快感。于是,大量优质的UGC内容从民间涌现出来,推动网络文学进入了众创时代。语戏APP开启的众创文学未来是否能够成功的晋级商业主流,还需市场验证。不过,让人们在闲暇之余“发现平行次元中的另一个自己”,已成为了宣泄梦想的一个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