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遭作家抗议 书籍销售渠道之争日趋激烈

冬菇管家 · 2014-08-22 10:13:20 ·互联网

连日来,来自美国、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近2000名作家先后发表公开信,抗议美国知名网络零售商亚马逊公司把作家当做“人质”,以加大与传统出版商的谈判筹码。亚马逊试图扩大其在图书出版发行上的影响力,而这无异于割传统出版商的肉,二者的竞争折射出图书出版行业在数字时

  连日来,来自美国、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近2000名作家先后发表公开信,抗议美国知名网络零售商亚马逊公司把作家当做“人质”,以加大与传统出版商的谈判筹码。亚马逊试图扩大其在图书出版发行上的影响力,而这无异于割传统出版商的肉,二者的竞争折射出图书出版行业在数字时代面临的变革。但如何平衡文化市场的力量,保护有灵魂的书籍文化,这值得人们反思。

  “亚马逊无权对与纠纷无关的作家实施选择性报复行为”

  8月初,900多名美国作家联名在《纽约时报》上发表公开信,抗议美国知名网络零售商亚马逊不断向出版商提出降低折扣、低价销售电子图书,认为这损害了作家利益。这些作家包括斯蒂芬·金、普利策新闻奖得主詹妮弗·伊根等。

  公开信要求亚马逊停止把图书和作家的利益当成商业纠纷谈判筹码,并称亚马逊变相对为法国阿歇特出版集团写作的作家发起抵制,“亚马逊无权对与纠纷无关的作家实施选择性报复行为,这种行为违背了亚马逊‘最为顾客考虑’的承诺”。

  近日,来自德国、奥地利和瑞士的1000多位作家也发表公开信,抗议亚马逊公司利用自身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呼吁政府和民众采取行动,使图书市场更加公平有序。这封公开信被刊登在这3个国家的主要报章上。

  这封公开信指出,亚马逊为了逼迫图书出版商接受其商业条件,有意将相关作者的书籍撤下畅销书榜单,并谎称这些书籍缺货。公开信指责亚马逊把作家和图书当作“筹码”,以达到压低图书价格的目的。

  作者担心将来人们只能读到那些亚马逊认可的书籍

  据德国“明镜在线”报道,亚马逊去年开始与瑞典传媒公司邦尼集团谈判,要求把电子书的提成比例从原先的30%提高到50%,邦尼集团拒绝让步,表示需要用电子书的利润来贴补纸质书渠道。鉴于邦尼集团的“顽固”表现,亚马逊刻意延长了邦尼集团旗下书籍(包括《哈里·波特》系列)的配送时间,通常2天到货的书籍,被延长到需要约10天。

  目前,亚马逊也在与其他传统出版集团开展密集谈判,邦尼集团的动向将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因此,欧洲出版行业普遍关注这一谈判过程。

  亚马逊把作家作为谈判筹码的做法遭到了传统出版界的广泛批评。阿歇特图书集团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皮奇罕见地发表声明,批评亚马逊为自己逐利而损害作者和书商的利益。

  联名抗议的作家包括这些国家的很多畅销书作者。奥地利畅销书作者丹尼尔·科尔曼表示,亚马逊很可能想要垄断这个行业,如果照现在的商业模式发展下去,出版商将成为摆设。推理小说家奈勒·诺伊豪斯认为,长此以往,总有一天人们只能读到那些亚马逊认可的书籍。

  德国作家约翰·迪福尔表示,亚马逊的市场地位改变了销售渠道同书商的谈判方式。但是,正是普通消费者助长了亚马逊的气焰,他们应当有所反思,“消费者宁愿在家坐等图书快递到门,也不愿走到书店里买书。普通民众需要抵制消费主义”。澳大利亚作家安妮·特蕾舍尔则认为,亚马逊同传统书商的官司折射出图书出版行业在数字时代面临的变革。

  图书文化不能单纯从商业角度看待,需要一定程度的保护

  “明镜在线”指出,在亚马逊眼里,书籍与其销售的洗衣机和电锯等一样,就是个产品。但在传统出版商和民众眼里,书籍是有灵魂的,需要知识和技巧才能生产出来。因此,亚马逊同传统书商的较量不仅事关图书价格,还牵涉到数字时代文化市场的力量平衡问题。德国书业协会主席亚历山大·斯基普斯说,目前围绕亚马逊的争端不仅是价格问题,还关乎图书文化。这种文化不能单纯地从商业角度来看待,而是需要一定程度的保护。

  一些自费出版的作家则批评说,这些作家中的精英分子只是在维护个人利益,对改善出版业的整体环境没有丝毫兴趣。也有媒体指出,无论是亚马逊主张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高图书销量,还是阿歇特认为维持书籍的高价有利于其投资更多图书,两家公司的出发点都是为了保住各自利益。特别是亚马逊,尽管手握美国大半电子图书市场份额,但这种优势十分脆弱,只有靠低价策略才能将潜在竞争者挤出市场。而阿歇特则希望将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上,根据作者、发行日期和市场反响来制定价格策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