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绞死女童事件家属:海尔声明是伤口洒盐

姿姿揍着 · 2013-09-30 11:48:29 ·家电

“出事后,海尔公司没和我们联系过,也没打过电话,更没到我们这儿来看过。但他们却在网上发了声明,说在那种条件下洗衣机不可能发生转动,还强调,海尔工作人员也已赶到事发现场协助进行调查,事实上根本没有过。”

孩子父亲涂建文在电脑上翻看两个女儿生前的生活照。

孩子父亲涂建文在电脑上翻看两个女儿生前的生活照。

  本报记者赴南昌采访洗衣机绞死女童事件,对话遇难孩子家人——

 

  她们是我们家的掌上明珠

 

  网上有些说法简直是侮辱

 

  上级公安部门正在调查此案

 

  昨天,记者来到新建县樵舍镇派出所。一位民警告诉记者,这个案子影响太大,已移交到上级公安机关。

 

  “我就听说孩子家人来报过案,说是询问洗衣机出故障,怎么追究责任问题,具体我也不知。”这位民警说。当时接警的副所长郭亮,也在上级公安部门。记者联系到郭亮时,他说,这个事,现在由上级公安部门在调查,他不便说什么。

 

  记者来到南昌市公安局时,被门口保安拦住:“这事现在还在调查,调查还需一段时间。”

 

  【女孩爸爸】上千张照片记录女儿成长点滴

 

  “儿媳妇已好几天没有吃喝了。”涂福星说。大儿子涂建文拿出相机。他今年26岁,高高瘦瘦。他妻子无力地躺在床上,脸上无血色,留着泪痕。

 

  “相机里全是孩子们的照片,我们就想用相机记录下孩子成长的点滴。”涂建文妻子说。

 

  涂建文的电脑上,存着很多女儿的照片。对着电脑,他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最亲爱的女儿啊!”涂建文和妻子给两个女儿拍的照片,有上千张。 涂建文说,自家的经济条件,完全能把孩子们都养好。

 

  涂建文说,自己是开家电店的,常教育孩子们要注意安全,不能随便动用家用电器,孩子的模仿能力却又特别强。 “当时小儿子也在,我们在房间里吃饭,洗衣机放在阳台上。我本来以为,放那里是最安全的,没想到……”说到这,涂建文用手把脸掩了起来。

 

  【女孩爷爷】海尔发声明是伤口上洒盐

 

  涂福星说,第二天早上,他哥哥就这个事向公安做了反映。

 

  说起这台洗衣机,涂福星说,这是2009年时买的,海尔牌,当时是大儿子结婚时,女方陪嫁过来的,洗衣机大小中等,并不像外界所说的特别大,之前也没发生过问题。

 

  “出事后,海尔公司没和我们联系过,也没打过电话,更没到我们这儿来看过。但他们却在网上发了声明,说在那种条件下洗衣机不可能发生转动,还强调,海尔工作人员也已赶到事发现场协助进行调查,事实上根本没有过。”涂福星说,海尔的声明让他们全家都感到非常愤怒,“我又没去找过你们,也没向你们要什么赔偿,你们发这个声明,是在我们伤口上洒了把盐。”

 

  涂福星说,警方在他们出事的家门口贴封条,目的是为了保护现场。如果是洗衣机问题,他们会追究厂家责任。“公道自在人心,早晚会水落石出的。”

 

  □本报记者 王晨辉 文/摄

 

  “这是六一节带孩子们去公园玩的照片,这是带她们去饭店吃饭时的照片,她们是多么天真可爱……”打开电脑,涂建文对着两个女儿的照片喃喃道。如果没洗衣机绞死女童事件,这温馨片刻还将继续。想到这儿,涂建文掩面而泣,“两个女儿的离去,对我们全家,是无比巨大的打击。”

 

  虽然已过去一个星期,但不少网民对该事件的关注度,却一点也没有降温。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惨剧?这两个女孩又生活在怎样的家庭里?面对许多质疑,家人又是如何回应?昨天,记者赶到事发地和孩子老家,对此事作了采访。

 

  【计生干部】 因超生已付社会抚养费1.6万元

 

  洗衣机卷人事件,从一个家庭的悲剧迅速转化为受众多公众关注的事件,人们在网上提出了种种疑虑。

 

  有网友提出,根据《新建县2012年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以及“严格征收标准”的通知,2012年农村人口和城镇居民违法生育第二胎社会抚养费首征标准均为12000元,违法生育第三胎首征标准为20000元。据此有网友猜测,涂家有重男轻女、规避巨额社会抚养费的嫌疑。

 

  对此新建县计生委宣传指导科的金姓工作人员说,涂家头胎是个女儿,可生育二胎,但二胎没办理准生证,需要罚款。加上超生的第三胎,共需承担社会抚养费4万多元。

 

  “去年,女孩爷爷涂福星已把首批罚款1.6万元按时交了。”联圩镇计生办主任韩匡伟说,至于总罚款数额,每个超生名额,都会按照同期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5倍征收,“他们一共两个超生名额,就是7倍。”

 

  新建县公开资料显示,按该县农民2011年7979元的可支配收入来算,涂家需承担5万多元社会抚养费。

 

  对于罚款,涂福星说:“我们完全能够承担得起,也没有重男轻女,更不会为钱干出这样没良心的事儿。有些网友的说法,我感觉对我们是侮辱,无耻!”

 

  涂福星说,之所以能“富养”孙女,也和他们家比较富裕的条件有关。“我们乡下有房子,樵舍镇里有房子,新建县城里也有房子,门口那辆银灰色福特车也是我们家的。”涂福星说,自己从上世纪80年代末起做生意,1992年还开过粮食加工厂,有些积蓄,现在他在村里当干部有工资,自己也做点生意。他老伴是小学老师,两人加起来一年有五六万元。他大儿子2010年开始开了个家电店,赚的也不少,一年有十多万元。

 

  【女孩爷爷】 手机屏保都是两个孙女的

 

  事发地位于南昌新建县樵舍镇,从市区坐公交要两个小时。两个女孩,生前就住在该小镇车站对面一幢7层高的楼房里。这算是全镇最高楼,从中间楼梯上去,5楼靠右侧的房就是她们的家。

 

  这家的房门,已被新建县公安局樵舍派出所贴上封条。记者敲开左侧房的门,问是否认识这户人家,女主人说了句“不认识”,把门关上。

 

  附近的人们对这事表现出相当的忌讳。记者来到曾抢救过女孩的樵舍镇卫生院时,一位外科医生马上起身往门外走去,药房两位护士则称,卫生院院长副院长全出差了。

 

  镇上开摩的的徐师傅说,这一带很多人熟悉孩子父母,事发时,有个好心司机带她们去的医院。孩子父母挺和气的,条件不错,孩子吃的穿的,都比普通小孩要好。”

 

  女孩的老家,位于离樵舍镇10多公里的联圩镇后洲村,隔着赣江,需要摆渡。女孩老家是一栋两层楼。到她们家时,父母正在房里,爷爷奶奶带着孙子。“我们的心情都非常不好。”爷爷涂福星的眼泪流了下来。

 

  涂福星说,从他爷爷到他孙子五代人,男的有20多人,女的就3人。“大儿子的两个女儿,是全家的宝。”

 

 

  出事的大孙女,是涂福星带大的。“两个孙女,我整天抱着不舍得放手。”涂福星拿出手机道,“我手机的屏保,都是两个孙女的照片。”

 

  “以前孙女在县城幼儿园,就和我们生活,每天由我接送。现在樵舍镇建了新幼儿园,条件较好,大儿子就把女儿接过去了。”涂福星说,“中秋节一起吃饭,大孙女回家前对我说了再见。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别。”涂爷爷说着,又哭了起来。

 

  9月21日,涂福星事发1小时后知道了情况,忙开着车,跑了过去。

 

  为什么要把孩子遗体匆忙埋掉?涂福星说,他们那儿的风俗习惯就是这样的,小孩出了事,一般都会尽快地、悄悄地处理掉。

 

  为什么家里人开始拒绝尸检?涂福星说,“本来想孩子入土为安了。”涂福星说,9月23日晚上,看到很多网友对他们拒绝尸检质疑后,觉得很委屈,无论如何要讨个公道,正好警察上门,我们就同意了尸检。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