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叶审评师朋友身上,我找到了对抗焦虑的办法

北斗瞳 · 2019-02-22 09:35:53 ·产经

说到茶叶,在我的感觉中是这样的:从茶树上摘下茶叶,炒制,简单分装一下,就完成了。所以,当朋友带我去参加小罐茶的茶叶审评交流时,让我颇受到一些惊吓,从此刷新了对茶叶的认知,尤其是对小罐茶这家茶企刮

  说到茶叶,在我的感觉中是这样的:从茶树上摘下茶叶,炒制,简单分装一下,就完成了。所以,当朋友带我去参加小罐茶的茶叶审评交流时,让我颇受到一些惊吓,从此刷新了对茶叶的认知,尤其是对小罐茶这家茶企刮目相看。
  在那次审评会上,给我印象深刻的是:小罐茶的审评室窗户宽敞明亮,审评师们穿着白色的审评服,运用各种专业设备,审评小罐茶新品在外形、口感、汤色、叶底、香气等方面是否预期目标值。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让我想起了留在高校做科研的研究生同学,他们的实验室生活就是这样的。

从茶叶审评师朋友身上,我找到了对抗焦虑的办法

  也是在这次审评会上,我认识了三位小罐茶审评师,并时不时地有一些交流。
  审评师孙倩很温和,但这种温和的外表下,是一种执拗的“死磕型”人格。她的日常工作好比拿着放大镜对每片茶叶“找茬”,要求每根茶叶的长度差距控制在约3毫米以内。有的产品明明已经超出市场上同类产品而且团队成员都很满意了,孙倩却说,“不能只是满意,必须惊艳。”
  审评师张婷婷年轻可爱,但她是不显山露水的“茶二代”。别看婷婷外形上娉娉婷婷的,工作起来会执著得让人担心。她去台湾茶山开发新品时,为了节省跑山头的时间,会坐当地农民早年发明的流笼,那是一种以一条缆绳再加挂个钩子的简易缆车,下面可挂一二个人,非常危险。那段时间,她每天因为试饮茶汤太多,引起“醉茶”,心悸失眠,第二天照常早起爬山寻茶。
  审评师张根曾是茶业商家,赚足生活费后进入小罐茶,想实现自己对茶学的抱负。张根学茶出身又卖过茶,是茶的行家里手,工作起来是个颇为棘手的角色。比如他亲自带着工人住到茶厂里手工挑茶,从100吨精制茶中一遍遍筛选,最后只选出10吨运走,剩下的90吨全部拒收,把茶场主人气得够呛,同时又被张根的这种劲儿给感染,坚定地每年都和他合作。
  在和他们的交流中,我找到了对抗“焦虑”这种时代病症的良药:认真做好手头的事,就像打井一样,一直一直往下深挖,汩汩的清泉自然会冒上来。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