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教师,要关爱学生的身体健康,体罚学生的行为是坚决禁止的。但是近日网上传出有女学生因为体罚昏迷进了ICU的消息一起了网友的关注,就在记者准备去采访了解情况时,却被锁在学校。

据了解, 11月29日,贵港市港北区下着小雨,最低温度15摄氏度。这天晚上,大圩镇第二初级中学的女生宿舍刚刚熄灯,207室里的9名初三女生在睡觉之前聊了几句。这时,巡视的生活教官打开了宿舍门,要求她们立刻下楼去。

因体罚昏迷进ICU 雨水中赤脚做平板支撑

贵港市大圩镇第二初级中学学生小雪(化名):鞋子拖地拖得有点大声,然后她就叫我们把鞋子脱了,脱了就丢垃圾池了,然后就让我们光脚去罚站。

下楼的过程很匆忙,有几名女生甚至连外套都没穿。她们打着赤脚,站在冰冷的足球场上,两男一女三名生活教官开始对她们进行体罚。

贵港市大圩镇第二初级中学学生小雪(化名):叫我们全部趴下,用双手支撑住身体,就趴在那里,就说如果一个动,就加多半个小时,然后当时有几个同学是肚子痛的。

趴了几分钟之后,其中一名没有穿外套的同学杨皓月哭了,小雪看到她浑身发抖,手捂肚子,赶紧把她扶着站了起来。突然,皓月一屁股坐到地上,两手开始抽筋,不久之后就昏了过去。几名同学找到班主任,把皓月送往医院。凌晨2点,经过抢救,昏迷的皓月醒了过来。

因体罚昏迷进ICU 雨水中赤脚做平板支撑

杨皓月的父亲杨先生:她说我的身体要散架,她说她支撑不了了,她说我的体力已经支撑不了了,她说她的手和脚都没有感觉了。

在家中休息了几天, 皓月继续去学校上课。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皓月每天都觉得胸闷,不舒服。12月11日早上,上第一节课的时候,皓月再次发病。她口吐白沫,头疼,胸口发闷,昏了过去。这一次,她被送去了贵港市人民医院抢救。

杨皓月的父亲 杨先生 :在路上,心跳骤停,呼吸困难,就进行心肺复苏,一直到人民医院这里又进里面抢救,抢救了之后,医生说心跳是缓过回来了,但是很弱很弱那呼吸。记者从医院了解到,由于皓月目前深度昏迷,不能进行检查,诊断仍不明确。目前考虑是脑血管疾病引起了颅内出血,导致心跳呼吸停止。她全脸功能衰竭,多器官功能障碍,随时有可能因为循环衰竭、多器官衰竭死亡。在医院,皓月母亲的情绪一度崩溃。

因体罚昏迷进ICU 雨水中赤脚做平板支撑

此外记者了解到,同学小雪这是今年第二次被体罚了。上一次是因为上课时说话。贵港市大圩镇第二初级中学学生小雪(化名):在教室说话,然后李主任就叫我们下去 站那里淋雨。

[page]

知道自己孩子在学校受到这样的对待,小雪父亲非常气愤,但是又无可奈何。

小雪的父亲覃先生:就是不应该这样了,肯定要开除他了,是不是。

杨先生也曾想过去学校里投诉,但是怕孩子被报复,只好忍气吞声。他想着,还有半年孩子就毕业了,忍过这段时间就没事了。孩子也劝他不要投诉。

杨皓月的父亲杨先生:她说,在宿舍里面,因为有同学父亲可能是投诉到校长那里了,一进宿舍就被那个教官扇了两巴掌。

因体罚昏迷进ICU 雨水中赤脚做平板支撑

校方态度抗拒,锁门将记者关在园内

记者拨打了11月29日体罚当晚送皓月去医院的班主任廖老师的电话,但是他不愿意透露任何信息。贵港市大圩镇第二初级中学廖老师:我只是老师,对于发生这个事情,我表示非常的伤心,至于学校做的事情,我一个老师而已。校方不仅守口如瓶,还试图制造麻烦。当记者要离开校园时,门卫把大门一锁,阻止记者离开,并叫来派出所民警。民警确认记者的采访符合规范之后,让校方开门放行,记者才得以离去。

因体罚昏迷进ICU 雨水中赤脚做平板支撑

在体罚的5天前,皓月曾因为痛经到医院做过一次全身体检,包括脑部CT。体检报告显示,她身体正常。杨先生认为,皓月身体不适昏迷不醒,都是在学校受到了体罚所导致。不管学校的态度如何,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仍然在重症监护室里。每天,皓月的医药费大约要两万元左右。几天过去,家里已经掏空了积蓄。杨先生希望,学校伸出援手,承担应付的那部分。

希望校方能够给学生和学生家长一个交代,也希望病人能够早日康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