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网络直播在近两年迅速火遍世界各地,许多知名主播一场直播赚的钱相当于大部分人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于是各种各样的“网红”也应运而生,然而这些人赚的钱从哪来呢?可能来自某富二代、也可能来自一个上班族、还有可能来自一个月仅2000工资的平凡母亲的支付宝账户。

12月13日是小陈的妹妹12岁生日,一家人本想给她热热闹闹地过个生日,但几天前发生的事,让家人没了兴致。

12月2日到9日,小陈的妹妹偷偷玩了8天的网游,短短8天时间,她花了1.38万元打赏主播!

小学生8天打赏主播1.38万 妈妈白白辛苦大半年

刚参加工作的小陈告诉记者,“妹妹网上打赏主播的钱不是小数目,在巫山县,这相当于妈妈大半年的工资收入。”什么网游如此诱人?苦恼不已的一家人,急得只想报警。

偷玩妈妈手机打赏主播

小陈说,近段时间,妹妹听身边朋友介绍了一款APP游戏叫“快手”,里面的主播会带人玩“迷你世界”。于是趁妈妈晚上做家务或看电视的时候,就用妈妈的金立手机偷偷下载了“快手”,还申请了账号。

登录账号,妹妹一般都会直奔主题,找到喜欢的主播房间,先看看“迷你世界”的游戏视频。这里大多是模仿生活场景,但看起来又比实际生活更有趣。主播会自己做个冰箱,还能尽情玩蛊惑人的游戏,这些深深吸引着妹妹,看入迷了,就自然而然跟主播聊了起来。

群里有人给主播送礼物,他的粉丝数不停地往上涨,还被主播邀请一起玩。于是妹妹动心了,也想拥有这样的待遇,试着给主播送起了礼物。

“一个棒棒糖一毛钱。”妹妹说,刚开始送礼物她一般都会送最便宜的棒棒糖,后来经不起甜言蜜语,送的东西越来越贵,几块钱的蛋糕、18.8元一个的皇冠,甚至还送过游戏道具中价钱最昂贵的礼物“老铁”,每个价值28.8元。

8天送出1.38万元礼物

从12月2日到9日,每个夜晚,这一切都在小女孩的世界中静悄悄地发生,家里人一点都不知情。

12月2日,妈妈手机捆绑的银行卡向“财付通”支付了10笔款,最多一次划走了500元,最少一次是20元。

而后每一天,小陈的妹妹都在充值给主播打赏。12月3日,刷了7笔,当天转走了3900元;12月4日,刷了2笔;12月5日,刷了3笔,其中一笔高达1000元;12月8日,刷款9笔;12月9日又刷了4笔。

从账号的游戏记录看,12月9日晚20:23妹妹送给“迷你世界牧童”5个皇冠;20:24,加了5个皇冠;20:29,送了5个老铁;20:31,加了5个老铁;20:51,又送10个皇冠。当晚,妹妹还送给“迷你世界天辰”、“迷你世界·阿甘”72个棒棒糖、2个皇冠和1个蛋糕。

“真的难以想象,短短8天时间就花掉了1.38万元。”小陈说,他没玩过这款游戏,对妹妹的行为完全无法理解。

报警无法立案,申诉期盼退钱

转账需要银行卡的支付密码,妹妹偷拿了妈妈的手机,但她又是怎么知道密码的呢?

小陈说,妈妈今年49岁,之前一直务农,现在在县城打工,一个月收入不到两千元。因为方便,他平时经常用微信给妈妈转些生活费,一来二去,妈妈就绑定了自己的银行卡,方便取钱。

妈妈说,平时输密码也没有特意回避小女儿,没想到孩子不经意间竟记住了自己的密码。女儿坦白,每次转账买“快币”,先要输入取款密码,而后才能在网游平台给主播送礼物。刷过礼物后,主播会与她加为好友,还询问过“你要做我的女徒弟吗?”跟她交流互动。时间一长,刷的礼物也越来越多。

这笔打赏主播的花费,对于小陈的妈妈来说相当于大半年的工资。小陈说,妈妈收入不高,自己刚参加工作,月收入也只有1000多元。为了追回这笔血汗钱,他们想到公安局去报案,但获知这种情况不能立案,因为网络公司也不存在诈骗行为,是小女孩主动打赏的。

这几日,小陈向网监部门投诉,也向“快手”官方账号提起申诉,期盼能追回妹妹打赏主播的钱。

目前,官方账号反馈称需提供孩子充值打赏的截图、银行卡的流水账单;孩子与家长的户口本照片,以及监护人的身份证照片;消费是无行为能力人进行的相关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