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现身世界互联网大会,知识服务为何能成“大跑道”?

快乐笨笨熊 · 2017-12-07 11:19:09 ·产经

12月4日,在乌镇举办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进入第二天的议程,众多媒体翘首迎来大会唯一的一个企业家代表集体采访环节。马化腾、杨元庆、傅盛、罗振宇等7位企业家集体亮相,围绕“携手新时代,共话新经济”的议

12月4日,在乌镇举办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进入第二天的议程,众多媒体翘首迎来大会唯一的一个企业家代表集体采访环节。马化腾、杨元庆、傅盛、罗振宇等7位企业家集体亮相,围绕“携手新时代,共话新经济”的议题侃侃而谈。

值得注意的是,这7位企业家代表中,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创办的企业是最年轻的,甚至他身后的互联网知识服务业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一个全新的行业。这位企业界“新人”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出现,不仅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和好奇,还带来一个强烈的讯号:知识服务业已成为互联网经济生态中不可忽视的一条“大跑道”了。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现身世界互联网大会,知识服务为何能成“大跑道”?

(图为企业家代表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接受集体采访,右二为罗振宇)

一年500亿营收,撑起行业千亿市值,知识服务已成“大跑道”

2016年,互联网已成为人们付费获取知识的最大渠道。根据企鹅智库2016年6月发布的《知识付费经济报告》,55.3%的网民有过不同形式的为知识付费的行为,其中,网民在线上的知识付费行为渗透率已经超过线下。

这一年,也被称为互联网知识服务业爆发“元年”。一批领跑的行业参与者受到了创投界关注,罗振宇创办的得到App就是其中的头号“种子选手”。当其他参与者还在探索商业模式的时候,得到App已孵化出《李翔的商业内参》、《李笑来:通往财富自由之路》等一批付费订阅人数达到十万级、单品销售过千万的“爆款”产品,也验证了罗振宇早前关于“头部内容更有商业机会”的战略判断。

进入2017年,知识服务业更加火爆。根据阿里应用分发发布的2017年二季度应用行业报告,知识付费用户已达5000万,主要知识付费平台的应用分发率同比增长率均在50%以上。报告还预测,2017年知识付费的总体收入将达500亿元。由此推测,这个全新的行业有望支撑起千亿级规模的庞大市值。

迅速崛起的知识服务业,俨然成了中国互联网新经济生态中不可忽视的一条“大跑道”。

那么,知识服务行业为何独独会在中国兴起,并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如此火爆?在本届大会上,罗振宇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现身世界互联网大会,知识服务为何能成“大跑道”?

(图为罗振宇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接受媒体采访)

行业腾飞的最大“东风”,是人们对终身学习的需求变强烈了

虽说古往今来,为知识付费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崇尚“免费”且一度盗版横行的互联网上,说服大量网民为知识内容掏腰包,并撑起千亿市值的产业,显然不是一件容易事。

在罗振宇看来,知识服务在最近两年得以迅速爆发的背后离不开技术的发展,移动支付的普及,还有国内版权环境等基础设施改善等诸多利好因素。但最大的驱动因素,是知识服务满足了当下人们对终身学习的需求。

罗振宇和他的得到App,一贯把用户定义为“终身学习者”。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重视教育和学习的历史传统,这也是中国区别于其他国家独特的文化基因。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上上下下都有强烈的好学、上进意识。

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这种追求上进、热爱学习的文化基因更强烈地表达了出来:当下的中国人大多都不满足自身现状,希望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学习的动力非常强劲。这样的需求被庞大的人口数量放大,被日趋激烈的社会竞争加强,为知识服务的兴起提供了极其富饶的土壤,从而产生了其它国家没有出现过的火爆现象。

换言之,知识服务的火热,正是中国文化基因在当代的表达。

不可忽视的是,不仅在个人层面迫切需要及时更新知识、观念和技能,以期获得新的适应力和竞争力。同时,在国家层面,全球化时代下,更需要通过加速建设终身学习型社会,加强国民素质,提升国家竞争力。由此看来,知识服务行业在最近两年迅速崛起并发展成为一条大跑道,绝非偶然现象,而是社会发展的必然。

一个值得探究的问题是:相比于经过时间沉淀的传统教育产品和知识产品,开辟了一个新行业的知识服务,究竟有什么样的独特价值?

知识服务本质是低价高效的服务交付

罗振宇也曾经从产品的角度分析过知识服务的独特优势和创新价值。

罗振宇认为,除了学习终身化以外,这一代人还呈现明显的学习跨界化和时间碎片化特点。然而,在知识服务兴起之前,在这个“分科治学”的社会中,传统教育体系和相关的知识产品,并没有为时间碎片化的人们提供合适的跨界和终身学习解决方案。用罗振宇的话说,“原来的学习培训就是大学上完之后到新东方这类培训机构基本就结束了,再之后就没有系统化的大学后教育了。现在知识服务就填补了这个空白。”

知识服务究其本质与核心,其实是把在原来知识生产体系下,大家想学而没机会学,或者学习成本极高的产品,以极低的价格、极方便的形式和尽可能好的体验,交付给用户。这正好符合商业进步的本质:拉低价格、提高效率。

而优秀的知识服务产品确实能大大提高用户从购买到使用、从使用再到有收获的转化率。例如得到App《薛兆丰的北大经济学课》专栏,将中国顶尖名校的经济学课程内容进行重新生产之后,以199元每年的价格交付给用户,至今已收获超过21万订阅量,专栏打开率保持在60%以上。而业界统计,传统书籍的读者打开率还不到10%,至于能够看完的人就更少了。

知识服务的改进还不止于此。过去,知识以产品形式交付给用户,消费者把书买到手后,卖方的责任就结束了。而现在,知识服务实际上是把知识以服务形式来交付。提供者的责任边界大大延伸了,而是还要对用户的体验负责。就像一个餐馆,不仅是要让消费者吃一道好菜,还包括提供给他好的体验,比如好的环境和氛围、服务员热情的服务等等。

用罗振宇的话说,知识服务从过去脱胎的这一系列进化已经不是一个“转型”了,而是一个“转世”。作为服务海量终身学习者的知识服务应用,得到App也将继续不断进化,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而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