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讯】8月11日消息,我是丁得孙,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我是丁得孙,北宋人,住在东昌府,是一个铁匠。我的打铁手艺很好,打出来的兵器十分趁手,周边州府的猎户都来找我打造兵器,生意兴隆得很。因为整天围着火炉转的缘故,我的身上总是被火星溅到,烫出了许多斑点,背上和脖子上都是。虽然累,可是我觉得很幸福,毕竟周围的人都夸我,而且每天赚的银子也不少。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有一天,一个年轻小哥来我这里,说是慕名前来,想要我给他打造一把出白梨花枪。我觉得这个人看着很亲切,有种莫名的好感,就从屋内拿出了一块留了很久的镔铁,准备给他打造兵器。这块镔铁原本是打算给我自己锻造几把飞叉的,说实话,有些心疼。所以,我没有给他减价。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过了几天,那个年轻小哥亲自来取兵器,并对我的手艺大加赞赏。这又让我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可能是看上了我的一身腱子肉,他问我想不想去他那里当一名副将。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叫张清,是东昌府的守将。

虽然舍不得离开我的锻造台,可是能当上副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再加上我对张清的好感,头脑一热的我,立马答应了他。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嘴贱,看见我脸上和脖子上的疤痕,喊了我一句“中箭虎”。从那之后,这个倒霉催的绰号就跟了我一辈子。要是让我知道是哪个人先喊的,我一定策马飞奔过去,抓住他好好打一顿。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后来,听说有一个叫卢俊义的贼寇前来攻打东昌府。这不是找死么?不知道张清大人飞石的厉害么?从后面几个愣头青、铁头娃所承受的惨痛经历来看,他们不知道。

张清大人施展飞石绝技,一连打退十五员贼寇,我和龚旺在一旁齐声叫好。对视一眼过后,我俩决定骑马去捉拿卢俊义的项上人头。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在前去的路上,我被宋江的两个保镖——吕方和郭胜拦住了。哼,这两人哪是我的对手,看我一飞叉叉死你俩。

可是,就在我抬手的那一刹那,不知道从哪飞过来一支冷箭,射中了我胯下骏马的马蹄。失去平衡的我一头栽了下来。紧接着,那俩保镖捡了个漏,把我捉了过去。说实话,我听见冷箭飞过来的时候,我以为我真要成为中箭虎了。

在宋江的营帐中,我看见了同样被缚的龚旺,听说他是被林冲和花荣抓住的。我回头看了看那俩保镖,心中有些嫉妒龚旺。

没有了我们两个左膀右臂,张清大人也被捉上了梁山。听说他归顺了之后,我和龚旺也放弃了。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原本想着上了梁山,我能够换一匹骏马。可是,梁山也太抠了,马都不给我一匹,我向他们反映了好几次,他们都没有回我。

就这样,我从东昌府时的马军将领,变成了梁山上的步军将校之一。好在龚旺跟我一样,嘻嘻。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

在梁山排座次的时候,我倒没怎么介意。步兵就步兵呗,大不了多跑几步。可是在我死的那一天,我才知道骑着一匹马是多么的重要。

歙州城外,我跟随卢俊义前去夺取昱岭关。在我们的顽强拼搏下,歙州城被攻破,就等着我们收入囊中了。打了胜仗的我,兴奋地走在山路上。

这时,我感觉我的脚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等我看到那条毒蛇的时候,我知道我完了。

就这样,我结束了自己扯淡的一生。

在我死之前,我仍然有一个疑问:我可是堂堂东昌府的副将,一个骑兵,为什么到了梁山会过上无马的生活?

我是丁得孙 很不幸我被梁山那帮老少爷们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