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In云英用技术寻找云计算的极致

天下人都快乐 · 2016-11-10 13:48:04 ·产经

当笔者下车的时候,视线里有一块小小的牌子艰难地抢到了我的注意力,上面是已经看熟的CloudIn云英几个字。又是一家走筚路蓝缕路线的创业公司吧,我想,毕竟在云计算行业强手如林的市场中,一家Pre-A轮的公司压

   当笔者下车的时候,视线里有一块小小的牌子艰难地抢到了我的注意力,上面是已经看熟的CloudIn云英几个字。又是一家走筚路蓝缕路线的创业公司吧,我想,毕竟在云计算行业强手如林的市场中,一家Pre-A轮的公司压力可想而知。

当笔者走下一段阶梯来到属于云英的-1层时,却发现这里是一个谷歌风十足的办公环境:空旷的会客厅里排列着一地瑜伽垫,墙漆的色调是温和的暖黄色,右手边利用挑高隔出了一个二层平台,下面是会议室,上面是休息区,几只彩色单人靠垫沙发的旁边就是一个袖珍规模的图书馆。

这可能是王江的一点执念,也可能是他下意识就营造出的最习惯的环境。王江在谷歌多年,负责云计算和运维方面的业务,属于国内较早期为数不多在云计算方面有深厚经验的人之一。”我错过很多机会。“他几乎把在2010年前后崛起的那批公司数了个遍:阿里、京东、美团、金山云……历任创新工场、蓝汛等公司的CTO之后,在2015年他发现,中国一线互联网公司里,已经没有他想去的了。

”所以创业这事儿虽然有一时冲动的成分,但是也想了挺久了。我们这个团队是比较稳定的,已经一起合作了五、六年,而且对云计算这件事也有自己的想法。“他说。在2015年他辞职创业的时候,团队里已经有十几号人辞了职,在等他。

“If you dream, dream bigger”

王江不认为现在的云计算是终极,相应地,他也不认为巨头和C轮后公司并争的云计算的市场已经再无机会。

”我在2015年的时候才把云计算创业这个事情想明白。“王江说,”其实我们仔细想想,现在这个阶段的云计算对我们有什么大的改变吗?我用手机打一个电话,涉及到云计算了吗?并没有。“他认为,云计算的能力并不会仅仅像现在这样是一个基础的支撑,未来可能会发展成一种让业务完全自动化的存在。”比如我要开发一个电商APP,IaaS层、PaaS层资源都给我准备好了,满足UE需求和UI需求的模型在云端有很多版本,我可以选一个最合适的,然后我所有的精力都可以放在选品、供应链等业务上,连定价策略我都可以参考云端给出的方案。当然能实现这个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但是我们现在还差得很远。“

云英做公有云,也做私有云,但和其他云计算厂商不太一样的是,云英的公有云和私有云很大程度上用到的是一套架构。从2015年到现在,云英在公有云上主要在做产品形态的补足和超越,在私有云上在做解决方案的完善。IaaS层面上,云英是国内最早一批基于Openstack的厂商,PaaS层面云英提出了一个“PaaS基础层”的概念。

云英的PaaS基础层包括智能监测、资源调度和容器编排三大核心机制,智能监测负责云平台整体运行状态的监测和智能分析,其中应用到立体监控、内核优化、机器学习等技术;资源调度是云平台的“大脑”,接收智能监测的状态数据,依赖自学习机制、预设策略和数据分析技术,发出调度指令;容器编排是云平台的“肢体”,借助docker和k8s等技术,负责完成云平台服务的容错、自修复及扩容等功能。PaaS基础层一方面可用于改善各种第三方PaaS和IaaS的兼容,减少企业投入在部署和运维上的时间和人力成本;另一方面能够将各个PaaS的应用层打通,让开发、测试、发布、部署、监控等环节关联起来并形成数据打通,将一部分重复性较高的手工/半手工运维工作用自动化的方式完成,通过监控插件、自动修复机制、负载均衡、双活容灾等方式来保障业务的顺利运行。

可能正是因为想清楚了这个路线,王江认为未来云计算的门槛将越来越高。”从IaaS层来看未来一定会出现壁垒,现在市场还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很多企业是为了上云而上云,上云之后做什么不清楚,对于云计算厂商的要求也都不高。但是未来高价值高要求的用户一定会成为主流,对技术、产品的可行性、稳定性会越来越挑剔,到那个时候技术上的壁垒就会显现出来;从PaaS层来看就是对业务的理解,PaaS是最贴近企业的业务的,在资源和业务之间协调、做连接,能不能懂企业的业务会决定将来能不能产生壁垒,这也将是我们未来的壁垒所在。“

行业化是眼下重点,暂无竞争压力

目前,云英公有云的业务用1年左右的时间获得了1万多家注册用户,王江透露,在销售充分、资源不空置且回款及时的情况下,云计算业务的毛利可以达到50%。但云英目前的重心还是在行业化私有云上,因为这一部分能够让云英对各个行业的业务特性有更深入的理解和实践。

“金融、视频直播、在线教育、政府、传统企业转型,这几个方向目前是我们比较专注在做行业化的。”云英曾经帮助一家年收入在2亿左右的公司做了数据处理上的整体解决方案:这家公司之前多采用手工/半手工的方式处理信息,云英帮助他们将300台服务器改成了基于私有云的架构,将大数据Pipeline部署在上面,帮他们搭建了数据挖掘存储分析体系。

这样做的好处首先体现在成本上,修改之前,用户的机器采购成本大概500万左右,修改后由于IaaS层物理机的资源得到更高效的利用,因此不需要太多闲置资源,机器采购成本降低到200万左右。其次是提高了数据编辑和采集的效率,这意味着这家公司能够接更多的客户需求。“很多客户的需求也会传递到我们这边成为新的订单。IaaS+PaaS的最大好处是项目会变成渠道,项目本身会有二期和三期的需求,也有很多客户的客户有需求让我们来做。”王江说。

据王江透露,云英的私有云业务从下半年正式开始,目前每月能够产生的合同大概在几百万。那么,面对云计算这个巨头和创业大公司齐头并进的市场,云英的生存压力有多大?

“客户的需求主要会在解决方案上。所以怎么拿出更好的方案是用户最关心的,行业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最开始做单子一定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和行业的标杆客户一起深耕,把行业化的方案打磨出来。其他云计算公司和我们可以算作是一个赛道上的,但是目前我们还没有客户流失,我们主要瞄准的也是增量市场,从客户的层面上还没有那么明显的竞争。”

云英的Pre-A轮融资是在2016年4月末,云启资本和晨兴资本对云英的技术实力和团队稳定性都非常看好,因此投资4000万人民币。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自媒体,不代表科技讯的观点和立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精彩推荐